Ms.Waltz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20090706

你單膝跪下忠誠的低頭,身體似乎在發抖但是是出於高興,喉頭卡著自己在意一輩子的名字卻始終不敢出聲

心口滿溢漲到快要無法呼吸
就好像他從未離開過一般


你終於試著發出他的名字的音


”XAN..”


玻璃碎片散落在你的周圍,銀白色髮斯被來自Cote de Beaune的紅酒染色,你不敢動就算已經死掉的老爸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大概連扎眼也不會扎吧??那個時候。


男人發令 你過來。


用不慢到讓人失去耐性的速度來到男人的面前,男人拍擊他椅子上的扶手,示意要你坐下。
即使內心世界已經快要爆炸,身體好像又發抖的更加明顯,臉色應該是沒有變的吧?
然後你以你的膝蓋是靠住男人的大腿,右手扶著男人後頭的靠背坐下。


鼻息間都是男人跟8年前一樣的薄荷菸草味,就好像是昨天一般的熟悉,不知是體溫的靠近又或身體上的接觸,你想要尋問男人到底是抽哪個牌子,雖然你不抽煙,但也許可以當作你又知道男人的秘密之一。
而後來,你習慣與制服搭配的長靴鞋跟滑落,重心不穩的完全趴在男人的身上,後來你被重重摔在床上。


”.我..”


你在男人啃咬你的喉結時句斷,連出聲都不敢出聲,耳邊似乎聽到男人以母語發音的呢喃,隨即拉住你的髮根

讓你無法喘氣,下巴被迫抬起,就算是現在這種距離這種時刻,你還是不敢直視男人的眼睛。




混帳東西!!你又懂什麼了?



而制服的上衣已被撕裂,褲子沒有解開就被男人脫到膝蓋。



你知道你已經放棄,放棄對男人述說那大概有關思念的東西。
你夾著已經是男人骨幹的腰,幫助男人退去領帶



”Yes. My Lord.
我什麼都不懂”



END.
==========
090706

一直覺得史庫瓦羅是完全的媳婦命,時間設定在指環戰前夕
想寫的東西就這麼多。

comment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