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Waltz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20090816

誤解 - 那是一種很深的指控,也就是當你在還不了解這一個人之前對他的錯誤印象,或許有可能再深入認識之後使誤會解開,但有些人就是會把誤解的印象記住...直到永遠。



誤解夢中
MIWAYAMA x BENIO/KISSHOU




0.

其實他很討厭別人的眼神

站在叢雲的背後,每個人都以為只是跑龍套角色的自己
其實自己喜歡這樣的誤解

這世界上的大多數的人都希望自己可以傑出到讓別人留下印象,最好是永遠記這他這個人

偏偏他就不是這樣



『別在那邊偷看阿!! 還不來幫忙?!!』

這才從裙底風光抬頭,是誰說我不幫忙的,再說迷你裙刑警早就不流行了

滿月廝殺完的那個晚上,拖者一身皮囊,回到只有自己的家
愛人只是謊子,大家都是逢場作戲
看著身旁的女刑警退去衣衫,想先洗去一身的腥朽



我說你也不先遮一下,好歹這也是別人的家

『有關係嗎?我不在乎、你不介意,不可以跟叢雲大哥講喔!』



這是利益交換,滿足彼此的需求
解開領帶的拘束,窩在床上憩飲著GROUSE
今天不知怎得,喝的特別凶



要不加入我們?我想三哥會很適合這裡的,吃下ZENO-00就是我們的一員。

那你的親哥哥怎麼說?

誰知道,菊緒他那麼古板嘛~你比較不一樣。

是再說我嗎?

那是別人會錯意,他們看不清三哥你真實的模樣。

你又懂我什麼?

我知道三哥很溫柔的。
說話的人洋溢著溫暖的笑容


杯中物快要見底,大概是今晚太累了連醉感也比平常來的要快。





『是三哥的話,可以喔!』

三哥 好熟悉的名稱,我連這女刑警名字叫什麼都記不起來,牠怎會知道三哥這個名字?
會叫三哥的只有他,那個淘氣長不大的小鬼..

眼鏡被人退下,在對方發語之前,先重重的一吻
順勢勾上來的手臂,比印象中還要纖細,暗中看起來一樣緋紅的嘴唇,讓我想起了那個某人

環住約略骨感的腰,這傢伙有這麼瘦嗎?



剛剛果然喝太多了...


00.



這太陽會不會也太大了點 ? 我家的窗簾到哪去了?
全世界的早晨都愛欺負低血壓且近視過深的人,模糊的視線中,看到隔壁位置隆起的棉被

喂你!我的眼鏡你放到哪去了?

『恩~早安阿!三哥,眼鏡在你那邊的床頭櫃拉!』

三輪山拿起自己近視近千度的無框眼鏡,戴了兩次才真正戴上,他發現他這個枕邊人好像跟昨天晚上的不一樣...



喂喂喂!!!!!!!!!我說你!你不是那個那個紅緒嗎?

『紅緒是舊的名字拉!現在叫吉祥了,不過三哥想叫紅緒也是可以ˇˇ』

誰管你叫什麼名字!!刑警咧?!那個穿著不符合規定的迷你裙女人呢??



『喔~她阿!似乎接收叢雲大哥所屬小隊的緊急召換,所以換完衣服就跑拉!ˇˇ』



那你怎麼會出現在我的床上?!
充斥在對方體內,契合到分不開的”她”,居然會是紅緒這小子? 手指勾住有穿環的乳首(說到這我昨天還在想這女人什麼時候穿了這玩意),那個唉聲連連的”她”?

『人家昨天ZENO吃太多了!惡夢很可怕!!就想來找三哥嘛~』

三輪山已經不想計較身為一個男生在自稱自己時不可以用人家及說話完還加上兩個愛心的這些問題了。




我都不知到原來我們有熟悉到惡夢可找來哭訴的地步...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昨天晚上在飛行的時候就降落在三哥你家的陽台上了。』

那一副無辜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嚴重事情的可愛臉蛋,他不想氣了。

『我肚子餓了,三哥煮早餐給我吃ˇˇ』


煎了完美的荷包蛋兩個、培根及對方可能會喜歡的口味烤土司



『耶!!紅緒最喜歡草莓醬了!三哥怎麼知道阿?還讓我在床上吃,人真好!!』

別誤會!!這只是年終的時候,剛好有人送的而已。

『三哥就會嘴硬,嘿嘿~』


000.


不敢說,也不能說
昨天晚上我想的都是你,紅緒。


END.
=======

初 0901~02某日
二 090816 很隨意的改完

這些畫面出現在我今年的某個夢中,應該就是寫東西的開始我想
西批很詭異,但他們就是出現了
那幾天好像剛看完zone的3.4集,btw 5 要出的樣子=ˇ=****

comment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