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Waltz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20090729





時間是七月三十一日,天氣 晴午後恐有雷陣雨,在恆溫25度C的冷氣房裡,莊皓天正盡大學生的本分-窩在電腦前當宅宅,他的電腦螢幕不是打打殺殺的線上遊戲也不是聊了半天還不是一推垃圾話的小綠人或是即X通,自稱有為青年的他正努力在批踢踢的PARTTIME板上找那所謂的-暑期打工。



    【北部】展場工讀生-世貿 徵兩名  點了進去後...



『淦!!又是爆性別!!』


這已經是莊皓天今天第五次爆性別了,憤世忌俗的他再告訴自己千萬不可砸了老哥新買的紅外線鍵盤及22吋大螢幕之後,迅速的加入了推文的行列。


暑假都已經過了一半,妹沒把到就算了,本來想要靠著打工這個機會可以認識不少正妹的,沒想到自己會無所事事到現在...


其實皓天也不是完全沒找到工作過,曾經也做過發傳單或是跑腿的工作,但是最多3個小時,賺到的錢全被那些豬朋狗友們在吃飯或是網咖包三小的時候削光了。


想起這個暑假不幸的開始,本來學長說好要把他做了四年很穩定的公司小弟工作接任給他,他很高興的在期末考完之後,為了表示主動與積極決定婉拒一年一度固定舉行的慶祝”這個學期又他媽的過去,當與不當取就於教授之間”的夜唱慶祝會,坐上客運直奔台北就為了暑假可以有點事做也算是讓商學院的他為了將來開開眼界。


面試的過程非常完美,任誰看到皓天的娃娃臉不會喜歡的,那個主管姊姊(喊他姊姊似乎讓她心花怒放,預估年齡大約3X)二話不說要皓天暑假一開始就來上班。


第一天主管姊姊好心的依依介紹公司的大小事以及工作上會合作的所有人,大家都很和善的跟他打招呼,主管姊姊也毫不耐煩的說明了皓天大概會負責的工作內容,由於是第一天上班,姊姊要皓天先下班,其他的事情以後再慢慢學。


回到家後,覺得心情無比的好前途正一片光明的他,決定要到班板上PO所謂的”炫燿文”,以便恥笑那些還在煩惱茫茫長假不知何去何從的死阿宅們,正當他剛鍵入


【閒聊】我今天第一天上班,心情好到會唱歌


正要按ENTER編寫文章的同時,他的手機鈴聲 - 救世WATERMAN
沒事~~多喝水,多做好事拯救世界~~~,大概拯救到一半他接起了電話,是主管姊姊的聲音

《莊同學嗎?是這樣的本來說要離職的陳同學說他不離職了,很抱歉公司方面希望可以用熟悉事務的老手,我們還是保留你的資料,以後有機會會盡快跟你聯絡。》

然後莊阿天恩恩喔喔的掛完這通電話,約略想了兩分鐘之後才知道自己被之前自己口中的”好心學長”給表了!!?



『淦~!!!!!!!!!!!!!!!!』 好大一聲,莊家正準備去廚房燒飯的莊阿母連忙踹開二兒子的房門



『花星瞎咪代誌???!』



『謀拉!阿母哩緊去煮奔拉!!』 男兒有淚,不輕彈咩....


後來輾轉知道,其實是學長畢業了找不到工作所以沒辦法把之前的打工放手的原因,表面上算是原諒學長的皓天,抱著一屁股的恨意直奔他從小到大的好朋友-藍添椹的家。


『添椹怎麼辦,暑假過了一天我就被FIRE,暑假過了一半我還是無所事事,我以後改名成無所事天你說好不好??』



藍添椹透過他無刮痕的無框眼鏡勉強從今天剛借回來的小說 木瓜之城-萵苣的愛 裡,督了童年玩伴一眼,然後繼續回到他的書香世界。



『喔幽~不要不理我拉!!!』說完變把添椹手裡的小說丟到床的另一角。


『喂~!!!那是我從半年前的預借人數13排到今天才借到的書耶!!!!!!』


然後添椹奮力撈回他口中得來不易的木瓜(沒誤?)用書背狠狠的敲了皓天的腦袋。

痛得說不出話來的皓天決定轉移目標攻擊藍家最小兒子的棉被,要知道好脾氣的他什麼都可以笑笑沒關係,除了他的棉被....

所以皓天的後領子馬上被添椹捉住,像抓兔子一般的把他掰過來近距離的面對面的說

『莊‧皓‧天!!!我告訴過你八百遍了,離我‧的‧棉‧被‧遠‧一‧點。』

『是是是!!藍少爺您說的都是。』


然後藍少爺放過了莊兔子(疑?)轉身動手折棉被,要知道那棉被可是空運來台全台限量一百條的羽龍蠶絲被再加上三千針的埃及棉材質,是容易淺眠的藍添椹睡覺不可缺少的好夥伴


『要工作也不是沒有...』


『真的嗎?快告訴我!!我已經不能信任打工版了!!』


看著童年玩伴好氣又好笑的哭哭臉,藍添椹寵溺的心態在他的臉上一覽無疑,可惜眼前的莊皓天就算衛星撞地球了,也不會察覺對方的溫和的笑臉在表達什麼,一心只想知道工作內容的他,正奉承的幫他口中的藍少爺按摩肩膀槌搥背。



『遊樂場工作人員..』      『咦?』


『時薪 250』          『咦咦?』


『限男。』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我要我要!!臭阿椹!!這麼好的東西怎麼不早點拿出來?!!!』


『現在不就說了。』 拿起小說正在思索剛剛到底看到哪一頁

『藍少爺~要小的幫忙按摩嗎?』

『免禮~明天早上七點集合,不准遲到!!』

『yes sir!!』


眼鏡下的視線其實一直沒離開過,那小一個頭的你,翻動小說的指頭多希望翻動的是你柔軟的髮絲,藍添椹欲言又止的望著興奮期待明天的莊皓天


他決定有些事情現在不要說比較好。


===============
090729

這大概是被打工版的工作秒殺率及個人小小經驗的近日談(屁XD
暑假工讀一份難求拉後悠悠悠~~~

comment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