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Waltz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20090903

XANXUS用他的軍靴踢那個男人的下巴,讓他的嘴裡滿口是血,因為作用力而倒臥在地的身體他用手掌掩住那不會停止的吐血,血液從指間溢出滴的進口毛地毯到處都是
XANXUS抓起他的衣領毫不猶豫的往那血染的唇辦壓了上去,XANXUS嘗到他嘴中的腥甜還狠狠的在剛剛被牙齒撞擊出來的傷口上舔了一番


『你發什麼神經阿?!』


他在換氣的空檔對XANXUS咆哮,而XANXUS順勢拉掉他的髮帶,銀白色的長髮瞬間散落幾乎已經垂地,只有在這個時候(當然也包括在床上)XANXUS感謝這個笨蛋的執酌。讓他擁有這頭令所有人讚嘆的頭髮,只屬於XANXUS的。


『誰準你绑起來的?』


XANXUS難得的幫他順了順被髮帶綁住的髮痕,也把鬢角的頭髮塞在耳後露出他勃子的線條,可惜現在燈光昏暗他沒看見XANXUS眼中大概可以說是溫柔的眼神,他只認真的猜測XANXUS到底想幹什麼?什麼時候開始關心起他的髮型了?


『可是很熱.....』


XANXUS瞬間回神,他決定把這個搞不清楚狀況的笨蛋丟到床上,壓住他到他喘不過氣來為止。
他的腦杓跟他剛剛預知的一樣撞上了床頭櫃,吃痛的不敢發出聲音,完全是因為他知道XANXUS現在正在氣頭上,不管他真的不知道生氣的原因。


『不准你在外面晃來晃去,晃的老子的心都快盪出來了!!』


XANXUS在壓上他的大腿的時候,大聲宣布他這次主要生氣的原因,其實XANXUS只是不想讓那個笨蛋的後頸(XANXUS宣稱他認為是他全身上下最性感的部位)讓除了他以外的人看見而已。


Squalo不知道真正理由,他也不會知道他現在正環繞著XANXUS的頸子感動的說不出話來,因為他深信這個男人的每一句話,包括剛剛那句大概是他聽過他說過最像情話的玩意了。


==========
090903 611

其實男人的後頸只是我個人的惡趣而已(酸走)
字數沒有突破因為我是只想寫自己想寫的東西的人。(靠)

comment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