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Waltz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20090222

******新連載劇情有 捏他者慎入




【A3】melu-melu 簡訊通信




5:50AM

┌──────────────┐

│早安!
│記得吃完早餐之後再出門     
│天氣陰陰的               
│要把傘放進書包裡   
│如果時間不夠用    
│就自己先去上學    
│不用來接我!     
│           
│=========阿部 隆也========

└──────────────┘



   夏季賽5回戰,西浦高中 以6:11慘輸 美丞大峽山高中

教練.指導老師.西浦高中來為棒球隊打氣的人,都覺得才成立三個月不到的隊伍,可以走到現在已經是堪稱奇蹟了
比賽過後,為了為期兩周的新人賽,如火如荼的拼命練習


西浦高中的1號王牌-三橋,自從在西浦高中找到自己的歸屬,非常認真的參與練習
有了這些隊友,我就不再害怕...想一直跟大家在一起..


最新的功課是和自己的新捕手-田島 ,培養默契
因為在上次的比賽中,我們的正捕手 阿部 受傷了...


「成為秋季賽的種子是我們的目標,這樣就有時間讓阿部傷好復出了!!
  所以非得到新人賽的冠軍不可!!」

「喔!!!」


這是唯一讓阿部君,可以快點加入比賽的方法,所以我要加油...


在合宿的最後一個晚上,百枝找了阿部跟三橋

「阿部的傷恢復得差不多了,不過你這小子在家
  一定給我偷偷做了什麼違背醫生建議的訓練,對不對!!?」

阿部閉語不答,不過百枝沒漏掉他那飄掉的眼神

「真是的,到底想不想快點康復啊??!!
  沒辦法!!三橋!你以後負責載阿部上下學!!」

「「咦咦咦咦咦~~~~???!!」」

「教練!!根本不需要!!不要增加這傢伙的負擔,我自己可以上學!!」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阿~除非你把你在家的練習工具,全部交出來~沒收ˇˇ」

氣抖到不知道該回什麼的阿部,身旁的三橋開口了

「我..可以...喔...」

轉頭狠瞪者對方,恨不得要把對方活吞的某A君

「現在不是你可不可以的問題!!問題是在於......」


「三橋都答應了,那就沒問題啦!
 記得我明天早上晨練的時候,要看到你們兩個一‧起‧來‧喔~」

說完便和球隊經理交代了點接下來的注意事項,就發表解散的 
喜歡選手們自行發揮的百枝教練





6:35AM

┌──────────────┐

│我出門了!!
│早餐也有乖乖的吃     
│阿部君一定要等我喔!!!               
│                
│=========三橋 廉========

└──────────────┘



就這樣,為了趕上每天早上7點固定的晨間訓練
雖然生氣卻不敢為被教練命令的負傷正捕手
決定以簡訊的方式,來讓兩人能夠實行教練所指定的”接送任務”


會以簡訊的方式,是阿部自己決定的
考慮到三橋在自己面前,一句話20個字,可以被他簡略到只剩8個 關鍵詞
為了不讓自己被氣到英年早逝,又為了可以正常跟三橋溝通,再加上電話費真的不少錢

開始實施後,成效還不錯
三橋這個人雖然講話落三掉四的,打起簡訊到是挺快的


早上六點,太陽還沒到位,氣溫還有點涼意,空氣中散布者露水與青草的味道
腳踏車上的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者
但多半都是後座的人問,騎車的人答


延續者合宿時間,一起準備早餐的默契
阿部已經可以從三橋的關鍵詞對話中,了解他到底想要表達什麼
兩個人的話題少不了棒球跟學校
有時候也會聊到彼此的興趣.休閒活動,甚至昨天晚上特別節目的內容


這段只有兩個人的時間,三橋很想好好珍惜

因為那場比賽,最難過的是阿部君阿...
比賽完之後,忍不住的淚水與阿部君伸過來抱住自己的手
感受到阿部君的眼淚沾濕了自己的肩膀
對方因為啜泣而抖動的身體

我沒有忘記...




11:03 PM
┌───────────────┐

│應該洗好澡了吧!
│快把頭髮吹乾     
│頭髮乾了就趕快睡
│覺得身體冷就要包好
│不要到時候感冒了!
│晚安               
│                
│=========阿部 隆也========

└───────────────┘


西浦棒球隊,對於校園裡,討論者投手與捕手一起上下學
共乘一部腳踏車的話題,已經司空見慣
看者兩個人一起在晨練出現,也都見怪不怪


是因為熱衷運動的人,頭腦構造比較簡單?心思不夠細膩?
或許是大家心裡有數,只是心照不宣
又或許是因為新人賽近在眼前,還是練習比較重要吧!


總是這樣搪塞自己,以此為藉口而認真練習的西浦棒球社....真是越來越有默契啦....



11:22 PM
┌────────────────┐

│我有把頭髮吹乾喔!
│剛剛覺得腳有點冰,也有穿襪子喔!     
│阿部君晚安
│明天見               
│                
│===========三橋 廉==========

└────────────────┘


=============================


某日,結束完練習後,阿部已經在習慣的停車棚旁邊,等者遲來的三橋

『阿部君..不好...思. 久.....了』

真是的,都相處這麼久了,怎麼還是跟剛認識一樣
如果平常的對話也可以像簡訊內容那麼流利就好了...


回程的路上,跟以往不同,三橋主動報告了今天跟田島的練習情形
雖然還是掉三落四,不過已經聽到習慣的阿部
耐著心,聽著熱愛棒球的他述說練習的快樂


『然後....田島...就會..討論..戰術...但是...阿部君的話...一...定..會有...更好的....』


嗯~這傢伙很清楚我的捕手能力比田島還要厲害的事情嘛!
練習的時候,也不會忘了我,不枉費我在旁邊 邊擦球邊分析敵對資料

到了阿部家門口,除了再見之外
幾乎以三橋在學校的老媽自居的他
也不忘了交代回家不可以偷偷練習,洗完澡之後要注意保暖,不可以太晚睡之類的總總瑣事
說完了,還要三橋重複一遍給他聽,直到自己滿意為止


『阿..部君..』


交代完,聽完對方重複內容,心滿意足,正轉身要推開鐵門


『嗯?』


起風的晚霞,黃昏的色彩印在略為偏紅的臉頰上,帶點光澤
總是抿著的嘴唇,因為自己交代要最好潤唇工作,不再乾裂

看起來很嫩,好像很好親...


『怎麼啦? 叫住我又不說話』


對方柔和的眼神,揚起的嘴角,跟平常在學校相處時,好不一樣
原本想告訴他的話,腦袋像當機一樣,什麼都忘了


不知道該不該躲過他挨過來的動作,他的手很自然的攬上了他的腰
彼此的呼吸從來沒有這麼近過,近到連眼神也忘記避開


可以看清楚他的睫毛,眼角部分長的上下糾結,眼睛裡似乎帶點水氣
小巧的鼻子,嘴唇散發者自己給他的 薄荷護唇膏 的香味


已經不知道是誰先比較靠近誰,或誰的眼睛先閉上
他們親吻了




『明天早上等我的簡訊』
他的臉跟平常沒什麼兩樣,轉身過去,可以發現他紅得發燙的耳根
他潮紅的臉頰,有點暈眩的感覺,連自己什麼時候到家的都不知道



今天晚上沒有簡訊,翻開簡訊夾幾乎都是阿部的來訊
有叫他起床的、注意天氣的、報告自己的分析戰況的、提醒他營養要均衡的

在旁人看起來比老媽還囉嗦八倍,看在自己心裡甜蜜了八倍



《編寫新訊息》

┌──────────┐

│不知道你是不是
│像我在意你一樣的     
│在意我...  
│        
│======三橋 廉======

└──────────┘


怎麼寫出這種東西....


《草稿夾刪除》


『廉~~你睡了沒阿??  有消夜喔!!』





《11:05 PM 訊息已發送》


完了!完了!怎麼辦!寫那種東西...我會被阿部君討厭的!!!!


《阿部 隆也 來電》


怎麼這麼快就打來了!!連給我傳道歉簡訊的機會都沒有!!!

BalaBalaBalaBalalalal~
不熟悉的奇怪鈴聲,上次田島傳過來的,被他擅自的設定
BalaBalaBalaBalalalal~BalaBalaBalaBalalalal~



《喂....阿部君》

《那封簡訊,是你自己傳的嗎?》
《我...我...我...》


水氣佈滿者視線,眼淚從手臂滴到了衣襬


《為什麼要哭!我甚麼都沒說!!》
《因..為....阿...部君...一定....厭我....了》



《廉!你聽好!!》
因為聽到自己的名字驚嚇到,眼淚還沒止住,喉嚨像是卡住一樣,很難受..


《我絕對不會去親吻一個我討厭的人!》
《真....嗎?...可...是...》


《就這樣!不准再哭了,快去洗把臉,好睡覺,明天早上等我簡訊》



《02:13 通話結束》





06:23AM

┌─────────────┐

│你昨天一定沒有睡好
│今天不用來接我了     
│一定要把早餐吃完再出門!!               
│                
│=========阿部 隆也========

└─────────────┘


果然..我被討厭了

沒有心情吃早餐,隨便啃片吐司,喝一定要喝的蛋白質牛奶,就出門了






『你很慢耶! 廉』
『阿..部.君??』

腳踏車停在正門口外,一張臉顛者腳越過鐵門,大喊者要對方動作快點

『我說你不用來接我,並不代表我不會來接你阿!!』

指者後座,要他快點坐好,啷者再不走就要遲到
乖乖扶者他的腰桿,覺得自己的臉頰燥熱到已經冒煙




對於那封簡訊、那通電話、那個吻
他們什麼都沒說,什麼也沒提


騎者熟悉河堤步道
早上的微風,吹散了彼此的髮色,染上了點太陽的色彩



『我的腳已經好了,我以後回家不會偷偷練習,這樣就可以載你上下學了,廉』



他們之間,不需要像告白一般的話語,也不是用動作來證明
打從相遇那天,他們的心就在一起,沒有分開過



瞧見他跟上次一樣赤紅的耳根,什麼都不需要傾訴
在腰上的雙手,攬得更緊了點



『我知道...了,隆也』



以名字相稱就是他們的默契



那天,他們手牽者手,一起步入早晨的練習場。




06:14 AM
┌─────────────┐

│今天是我加入練習的第一天
│我要把之前沒跟上的部分     
│通通補回來
│好想趕快接到你的球,廉               
│吃完早餐就在門口等我
│                
│========== 隆也 =========

└─────────────┘


06:33AM

┌────────────┐

│我也想趕快跟你一起練習
│歡迎你回來     
│隆也               
│                
│========== 廉 ========

└────────────┘


他們也不約而同,換了通訊錄裡的暱稱。


END.

============================================================
寫於090222
終於知道排版很難
拉別人改錯字很丟臉
寫自己喜歡的西批寫的很爽!喔耶! 

comment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