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Waltz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20090329


學生們的通病
課堂中百分之80的注意力不在課本


在七組,現在是每個星期三的下午第一節-英文課,講台上身穿粉紫色系套裝的英文老師,邊講解課文第二段的重要字彙與其配合的片語用詞邊順手在黑板寫下該字彙的變化型,又囑咐學生不可以因為自己還是一年級就鬆懈下來,這個社會淘汰率高的可怕等云云,教書歲數超過10年以上的師字輩總是可以一心多用。



靠窗的位置,讓我的心思總是不在課本上,反正是英文嘛...回家自己看就好了,今天九組不是體育課的樣子...
憶起他上個禮拜每一個完美的抄球與精采的射門還有那樓梯間販賣機前耳盼旁的低語,他就是該死的忘不了!!



然後隊長大人因為不該在不對的時間想起與課堂毫無關聯的事情而被套裝老師叫起回答問題,因為其正確無誤的解答而讓套裝老師興起要他來當英文特別助教事件又是後來的事了。



阿...花井又被叫起來了,誰叫他心裡想什麼事情都寫在臉上,拜託你也稍稍體諒我這個坐在你前面的人,好嗎?
我可不想被老師察覺到我連課本都還沒拿出來這件事情。
放學後還要再去診所一趟,難得今天不用團練,順道去運動商品店看看新的手套,也該去書店買新的參考書還有到商店街的電視牆看今晚的職棒賽事預況,約廉去吧..


我拜託你,看到你同班友人被老師叫起來時,也稍稍提醒老師在問什麼嘛!!好說歹說我們也是同一個社團的,雖然不到革命感情,至少還有友情吧!!你該死的在那邊傳什麼簡訊阿!!!
連個眼神也不給一下,為什麼全世界除了我以外,不會有別人發現,斜前方的玻璃已經反射你臉上洋溢的笑容,很久。


離下課時間還有27分鐘,喔喲~套裝老師這禮拜又穿這粉紫色的那套,一組好像在C棟特別教室,等下會經過嘛..



套裝老師在鐘響前的最後兩分鐘,提醒了下個禮拜要考第四課的單字與片語還有第五課課文記得要預習等,也不忘提醒班長要帶全班同學換教室,畢竟她還是七組的班導。





九組的同樣時間,是世界地理
別問為什麼高中一年級就要學這個,這是崇洋派老師的興趣嘛~
台上老師大談他年輕時去歐陸遊學時,所遇到的人事物,台下有人聽的如癡如醉,也有人正在倒數下課時間,還有人在交頭接耳談論今天放學後的活動



然後你可以看見田島少年正與濱田大玩互射紙飛機的遊戲,並在飛機傳到手時加上塗鴉或是雜字
例如:田島大神空之飛行機,下一秒可能會被劃掉改成 良郎宇宙飛行噴射戰艦


玩的不亦樂乎的同時,坐在他們中間的三橋,本來眼神換散、神遊不知到哪去,口袋傳來的震動,讓他猛然回神

應該沒有人注意到我吧??... 躡手躡腳的打開簡訊夾,嘴角上揚笑容滿溢
好期待放學後的見面喔...隆也


後來剛被命名為悠一郎無敵坦克太空母鑑的紙飛機,因為暴投使得濱田必須起立才能抓住機身時,老師終於瞧見那兩個兔崽子到底在搞什麼”飛機”,便改口問了剛好自願起立作答的良郎同學,除了拉脫維亞、愛沙尼亞之外,波羅地海之三國的另外一個是哪個國家?


全班突然焦點轉移到教室的左後方,班上半數以上的人都不知道答案
位於右後方的田島感到自己冷汗直流,只差沒把指甲放到嘴邊咬 與三橋剛好回完簡訊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的同時



立陶宛...


很小聲的暗示,從他身後傳來,裝出一附正經語氣的回答出正確答案,而老師繼續講起他當年在波蘭與立陶宛的交界處,邊界警衛是如何檢查過路客身分以及立陶宛其實是自殺率排行世界第一的國家


剛剛真的好險!!欸欸泉你是怎麼知道答案的阿??沒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一邊說著一邊給 泉君 大大的拇指與白癡般過度耀眼的燦笑


只是剛好翻到課本後面的世界地圖附錄而已,你記得去跟三橋講,上課的時候拿手機出來,給我藏好一點,要不是老師沉溺在他的自我世界,他今天手機就要被沒收了!
然後我要遠藤屋的巧克力榛果脆皮雙醬聖代加雙倍奶泡


咦?那個很貴耶!!!
其實他暗自竊喜的期待這可能可以稱呼之為放學後的約會。





在C棟家政教室的一組,今天的主題-泡芙 正放入烤箱,進入最後階段,泡芙的原理是需要空氣讓他自我膨脹,所以嚴禁在這期間把烤箱門打開
所以各小組都很興奮的聚集在他們的烤箱前,觀察小組泡芙的膨脹變化性,棒球社的又是同一組剛好分配到靠窗的那一桌。



欸欸!!榮口~榮~~口~
他在沒有密合的窗戶旁,呼喊著,然後你意識到叫的是自己的名字,而起身向窗邊走去


你詢問他怎麼拉?
他回答沒有阿!只是很好奇你們聚集在烤箱前是在看什麼?vv


後來正當你解釋泡芙是如何膨脹與不可打開烤箱門的因素是什麼的這時
他湊向前在你嘴角又是一吻


你嗚住嘴邊,輕喊著 你幹什麼!!現在是上課時間耶!!!
他一臉像在談論今天的天氣話題的回答 沒有阿~只是突然很想親你而已vv


然後在他又向前湊近,你害怕這傢伙又要做些無視課堂的行為時,耳邊傳來
你穿圍裙真的很好看...



遠方傳來 欸!你再不走我們就不等你囉!! 是阿部的聲音
他回答 喔攸~等等我咩!!!
就這樣,帶著滿意的笑容離去


你右手還嗚著嘴邊,左手正要嗚住耳盼


媽的~水谷文貴!!你這個王八蛋!!!!




於是,你就可以知道那百分之八十被分配到哪去了。

END


===========
寫於090329
我總是喜歡把作品與作品之間作連結
其實是怠惰的不想想新劇情(嘔)
Things I’ll never tell.melu-melu簡訊通信.桌角 都有。

comment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