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Waltz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20090417

棒球場上,加油聲四起
觀眾們隨著球賽的進行,情緒緊湊
除了期待支持的隊伍可以獲得最後勝利,那種感覺就像是自己也正在比賽一般

你知道在棒球賽中,最引人注目的除了 王牌、四棒之外,還有誰嗎?


──────────應援團隊長




sense of Lips




半挨的坐在桌面上,正在跟現在同班但其實比自己小一歲的同學們,聊者上個禮拜開結束的友誼賽,一群人圍繞著,於團體中心的濱田,一向沒學長架子的他,跟九組的同學都相處得很好,個性不拘小節、平易近人再加上那或許是與身俱來的幽默,朋友這東西在他人生中一直存在著
他們笑得好不開心,不乏有女生們發出『耶~然後呢?』、『阿優~濱田你很討厭耶~』,這樣的俏皮對話,女孩穿著膝上裙搭配直條紋路長筒襪,頭髮直亮、笑起來牙齒也很好看

『哈哈哈!這你就不懂了,我跟你們說阿....

你走近,對於那些話題不感興趣,也不是為了拿回那本來屬於你的位置,只是想再靠近一點點而已...
然後上課鐘響,他們紛紛離去
你笑著邊跳到地上,拍拍褲擺,泉 不好意思阿 又佔了你的座位,走回自己的位置,就在你的前面。


在擦過身體的那一秒,耳邊傳來
『今天可以去你家嗎?』的細語,你沒有回話,但是他知道你一定會答應
所以在社團練習時間結束,不用尋找 校門口的左側會有他的身影

笨蛋..


坪數不大,光是單人床就佔了一半的房間,習慣很好的你,每天早上一定會折好的被子,現在卻披散在一旁,地板上有你們的外套被隨意扔下,書包倒地也不在乎


不知道該不該拒絕 只有在這時候,才能完全的佔有你。


在泉的房間裡,什麼也沒做,除了親吻
沒有誰先開始,沒有誰吻誰,他們只是很自然的靠在一起,索取對方的體溫,彼此接觸或是撫摸,嘴唇也只是在第一次觸碰後就再也沒分開過而已

你的手環繞在他的脖子後面,背靠者牆
他環繞你的腰,膝蓋頭抵住你的兩腿之間
老舊的單H床有點沉不住你們的重量,發出喀棲喀棲的抗議聲,這還沒能讓你們停下動作
正當他快要掀起你的上衣,或許釦子可能會被扯開的同時


『喂~孝介!! 你到底回來了沒有?』
你驚嚇的用右手抵住他想繼續的頭顱,用裝出來的聲音向在門外的哥哥,說著早在半小時前就到家了,門前的腳踏車你沒看到嗎??
『是喔~那另外沒看過的那台,是誰的啊?』
他不死心的撇過你的手,往你的耳垂順著脖子往鎖骨方向進攻,那是你的敏感地帶,開始的第一天,他就知道。

你遲遲不回答,讓哥哥擔心的敲門.轉動門把,聲音中帶點擔心語氣
『沒有啦~是班上同學....那個、濱田阿...就之前中學的、那個...』
句子斷在你欺上他的胸前,襯衫已經半掛在你的肩窩,褲頭也不知道甚麼時候被脫掉一半


後來,哥哥交代完媽媽說要好好招待人家的事情,及別忘了晚上把遊戲片還給他之後,腳步聲離去。
左手捧住你的後腦勺,不再接觸冰冷的牆壁,但手心的溫度不及於唇齒交流



如果學校那些傢伙,知道原來你是這樣的人,不知道會怎麼想?


記得自己曾經問過你,為何吻我?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你的嘴唇剛好在那裏』你笑著回答

『應該是因為你的嘴唇,剛好是我喜歡的形狀』後來又再補了一句

明知道這些都是不可以當真的理由,但你知不知道那時候我好痛。



那西野同學呢?今天一直纏著你講話的那個...
應該有小心掩埋住醋意的對話,眼神很小心的偏向窗外,像在談論天氣一般

『你說她阿...』

『腿很漂亮』
『是嗎?我也這麼覺得...』
還沒講完的字數被含在你們的嘴裡,這次你帶點報復性的咬住他的下唇,他把你壓到枕頭的位置,右手正式拉下你的褲子,夾帶著棉被落地的聲音




在很後來的後來,在那些話被提起我不再刺耳時,我們已經會牽著手,一起回家。


END.
===============
寫於090417 
從這篇開始寫擦邊球。

comment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