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Waltz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20110409

一般的狀態之下,阿部隆也是個睡眠品質良好的人,大概是因為大學以前的棒球隊部活動跟一直以來都有的運動習慣,而且通常都是無夢狀態一覺到天亮的那種,但最近因為為了準備研所考試加上執導老師的研究計畫好不容易上了軌道,阿部已經兩個禮拜以上一天睡不超過兩小時了,而今天身為理科四年級的他決定實施大學生的特權之一:翹課睡到不顧一切;報告實驗老師蛤你說什麼我聽不到喔!







窗 扉 緊 閉 在 這 裡 是 必 要 的

Sensory ; Perception ; Love ; Relationship








不過阿部隆也為了尊嚴(翹課是一種恥辱),還是死撐到晚上八點,老師放人之後才回家,背包裡裝著沉重的數據資料以及實驗室那台98年次的筆記型電腦,心想著等下一回到家洗澡就要立刻躺平的阿部隆也(22才)正爬著階梯往五樓的住處走著,順便在內心咒罵當初真不應該貪便宜而租了這沒有電梯的老公寓,拿起口袋的鑰匙(事先放好的)打開門扉,卻發現客廳跟廚房亂成一團!

一包又一包沒有綁緊的垃圾與還有殘渣的飯盒與沒有清洗的鍋碗瓢盆,踏進門口的第一步,阿部的腳底感受到食物殘渣的觸感與襪子的潮濕,阿部隆也以無聲的怒氣把背包丟向唯一乾淨的雙人床墊,憤恨的開始清理工作。

我也才不過離家兩個禮拜,實驗室都還沒有這裡亂,水谷文貴有拆掉別人房子的特殊技能

而當阿部清出了五大包拉基袋(大樓專用)和一包廚餘,掃除拖地除塵紙整整擦了三次地板,丟了一箱衣服進去洗衣機洗(還有另一廂有顏色的在排隊),到浴室洗了兩次頭與身體還順便剪了指甲,但沉重的眼皮讓他看不清楚自己的腳趾頭差點剪掉左邊大拇指的一塊肉,阿部決定把自己投向雙人床的懷抱,衣服什麼的一切明天再說。

半夜三點,阿部醒了過來,除了發覺自己的半同居人(強迫性質)在自己的隔壁睡得香甜,真正讓他醒來的原因是隔壁棟公寓的麻將聲與刺眼的燈光,這些讓阿部隆也半睡不醒.翻來覆去的原因
阿部隆也事到如今已經不想計較,他移開水谷壓在他身上左手,準備起身打開窗戶試圖讓對面的鄰居知道現在已經很晚了!而在這個瞬間


「阿部~你要去哪?」


依著對面照射過來的燈光,他看見目前上聲優預備學校順便從事地下樂團工作的大學休學2年級生的水谷文貴,揉著眼睛睡衣半敞開的對他說話


「對面實在好吵,我要給他們一點教訓,你繼續睡沒關係」


心疼對方日夜顛倒的生活,已經好久沒見到面沒能說上一句話的他們,阿部伸手拍拍水谷的胸膛,示意著
這時的水谷少年其實還在睡夢中,但是想阻止枕邊人的想法還是有的,身體動的比腦袋還快,水谷文貴一直都是如此


「這樣就看不到拉~」


水谷將右手臂從阿部的頭頂往下頂住阿部的脖子,順理成章的手臂枕頭並用他的右手掌遮住阿部的雙眼,左手繞緊了一個月不見的心上人

這樣根本就不能解決問題啊!!!!
阿部隆也從來不跟水谷文貴計較家事應該誰負責誰做,除了他們根本不是同居關係之外,其實水谷他平常是會幫忙的,他最討厭的是水谷文貴對什麼事情都事不關己的態度


『水 谷 文 貴 ! ! ! 』

「阿部~你今天好吵歐~」


水谷少年抬起他的左手壓蓋住阿部的嘴唇,一秒之後立即入睡
阿部氣的鼻子噴氣雖然很想咬住另外一人的手,但又捨不得
準備起身不管水谷笨蛋的時候,一個反轉這個瞬間,阿部被水谷壓回床上


「看來阿部~今天晚上不想睡覺了歐~」


阿部的左腿根部感覺到對方的挺立與炙熱的體溫


『我!!!...』


在阿部心想自己好歹以前也是擔任臂力一流的捕手怎麼樣也不會輸給笨蛋左外野的那時,水谷的身影完全遮住阿部的視線他再也看不到那個惱人的燈光,而麻將檯面好像正在中場休息或許也有可能阿部隆也暫時失去聽覺能力,因為他現在只剩下看見水谷文貴眼睛的視覺、聞見水谷文貴脫不掉的奶香的嗅覺、感受水谷文貴體溫的觸覺與嘗見水谷文貴嘴裡的味覺


這個男人,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依靠本能的那種。


第二天水谷文貴甚麼也不記得了,他很好奇為什麼阿部今天不幫他準備早餐而且在沒給他早安吻(半強迫)之前就甩門離家

隔了幾天阿部家收到了一組超級遮光窗簾與隔音耳塞一打。


END.
============
110411 1534

這次的標題很認真(騙誰啊!!!!!
對於阿部的愛因為休刊有那麼一點減退
但相信我是真的愛他!!!(噴

comment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