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Waltz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20120608

註:請在忘記第二季的前提之下閱讀,作者無能,謝謝指教。

『John..』
John感覺全身冰冷且顫抖,他盯著眼前的室友,一瞬間腦袋完全空白,Sherlock安全了嗎?
John看見他室友的捲髮瀏海以不常見的方式,濕黏在他的額頭上,為什麼我聽不清楚Sherlock在說甚麼?
算了,Sherlock能夠說話代表他很安全而且沒有受傷...

『JOHN!wake up!JOHN!』
Sherlock在John放任自己失去意識之前,狠狠的握住他的虎口,疼痛讓John完全清醒,腦中一瞬間出現了游泳池、炸彈、槍、紅外線、綠色外套還有Moriarty...

『Sherlock!這怎麼回事?Moriarty人呢?炸彈呢?』
『那是假炸彈阿!你這個傻瓜不顧一切的拉著我往游泳池跳,Mr.Moriarty逃跑了..』

John.H.Waston這輩子覺得自己可以再愚蠢不過了,他一邊聽著偵探室友的分析,一邊把自己埋在他一般尺寸的手掌裡,說真的,他很想叫他的室友閉嘴,無奈他的室友名字是Sherlock.Holmes。
當偵探說明到單純的C.P.R很明顯的對你無用,我只好給你人工呼吸跟你真的應該考慮到氣溫與濕度,現在真的不是跳泳池的好季節的這時,John問:
『人工呼吸?你給我做人工呼吸?』

偵探以當然是人工呼吸,這很明顯的表情,瞪著頭髮已經半乾的前軍醫,沒有遺漏到John略微顫抖的撥髮動作,John用手指抵著自己的雙唇,在腦內自己給自己一個響亮的巴掌,醒醒阿!Dr.Waston!

『Jesus..Thanks,Sherlock..You save my life.』
Sherlock確定他的醫生室友沒有任何問題,且不需要去醫院,他起身頭也不回的走向出口
『Quick!John!我非常確定在隔壁街口有個不打烊的計程車招呼站,不能在浪費時間下去了。』
『這就來了!』



那天之後,John無法阻止自己去注意Sherlock的嘴唇,就連他最喜歡的「Sherlock無與倫比推裡時間」,他比平常多放百分之七十的心思在Sherlock的完美唇峰上。
Sherlock肯定知道了,John把自己藏在報紙後面,邊觀察人正在廚房進行「可能非法但非常重要的Sherlock流派實驗」。

『Do you need some air?』護目鏡下的淺色眼睛,難得從實驗皿轉向他坐錯慣用沙發的室友
『What?』
『你今天診所工作沒值班,很明顯的沒有跟任何人有約,通常這個時候你會整理客廳或是廚房,然後確認採買清單,出門購物兼散步,但你今天只是做在那邊看著你從不關心的娛樂版,順便一提那一面你看了20分鐘,且右腳不自然的跺腳頻率還不定期的從報紙後面探頭,你的臀部肌肉顯示你正焦躁不安,所以我推斷出你的確需要新鮮空氣。』
John發現他的室友還是跟他平常一樣的混蛋、一樣的不可理喻、一樣的無懈可擊
『I do need some air,and we ran out of milk.』

John套上他放在沙發背上,他鍾愛的白色毛衣,考慮要不要帶購物袋與詢問Sherlock關於放在他這邊的他的卡的事情
『Sherlock,你的卡片是不是沒有額度啊?總覺得你的信用卡發票明細跟一般的長的完全不一樣...』
『John,我說的是這種空氣。』

不知甚麼時後站在John背後的偵探,以不輕的力道把John壓在走廊的牆壁上,膝蓋剛好抵在醫生的雙腿之間
Sherlock無預警的動作,看起來完全不像開玩笑的表情,John心想我他媽的幹嘛在客廳裡面混時間,我應該起床就立刻出門才對阿!

『你需要的是人工呼吸而不是外面的空氣。』

偵探講這句話時,正對著John的耳朵,John.H.Waston對天發誓他今天第一次知道人類的性感帶會出現在耳朵這檔事,Sherlock的捲髮恰巧搔過他不明顯的顴骨,John的雙手抵著他背後的牆壁,他現在只擔心這一幕被任何可能會出現在這個走廊的人看到,例如:他們的好房東太太、蘇格蘭場老大、名為英國政府的男人或是另外一個Mr.M
對於偵探的觸碰或是耳邊呢喃或是現在這個極盡尷尬的姿勢,John發現自己不太討厭(他自己對於這點到是十分驚訝)

『Sherlock,你不能這樣抵著我一輩子,我還是必須出門去獲取一些你認為我他媽的需要的新鮮空氣。』
John突然覺得有點生氣,他不能再讓他的偵探室友繼續為所欲為下去了,以此釋出他小小的反抗。

『就連昨天我在推理的時後,你很明顯的沒把心思放在案件上,我不知道一個人工呼吸還可以讓人換了腦袋,或是使人失去集中力,這方面我沒有數據,鑒於你是我的部落格作家與助手,我建議我們展開為期一周的實驗。』

John心想哪需要一周,只要你現在放開我,要我給你全世界也不成問題。

『而且你的下巴說明了早上刮鬍子不太順利,你應該更換刀片,你的眼袋顯示你從泳池那晚就睡不太好,我建議現在就立刻開始實驗。』

『That's fanatic.』
John看見Sherlock的眼眸中,有甚麼在閃爍,他整個人像是剛拿到糖果的孩子一般,雙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就如他所知的一樣溫暖。

『Do you know you do that out loud?』
『Sorry, I'll shut up.』
戰士Wastons在他的室友面前,又添了一比敗仗,也許他這輩子在這個自稱諮詢偵探的男人面前,會一直持續的輸下去吧?但John知道他完全不討厭這一個事實。
Sherlock用他不知道甚麼時候拆下的藍色圍巾嗚住John的嘴唇,他的手搭在John臉龐的兩側,John整個鼻腔充斥著他所熟悉的「Sherlock的味道」。

『No,it's... fine.』
然後Sherlock隔著那條該死的適合他的圍巾,吻了他。
=======
120608 1795
結果沒有爆字數,一直以來我都喜歡寫未逐的故事,這個擦邊球打得不好(嘖嘖)
120609 亂改一通

comment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