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Waltz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20120629

Fool

除了另外一個Homles之外,他沒有見過比Sherlock更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的人了。
不過說真的,「You lower the IQ of the whole street」,那是Lestrade聽過最有創意的諷刺了

After all,you really are a great man.
他向不會回應他的墓碑說著,他一個人。

Fake

女人看也不看的把整份報紙扔到拉基桶,好久沒有拜訪她的媒體朋友,她知道她的喜好的那位。
至於那個永遠不會屬於自己的偵探和他的醫生,想切斷他們之間,妳得多下功夫了,小姐。

Flat

穿洞的壁紙、看起來就是敵人的訪客、隱藏的攝影機(嘿!人家正穿著睡衣呢!)和他的骷髏朋友
老天!她真的想念這一切,只要他們願意回來,偶而當一下221B的管家也不壞。

Fall

『You do account.』
她一個人在走廊上奔波,手上的數據與資料壓著她喘不過氣

『Will you help me, Molly?』
她推開熟悉的白色活動門,室溫十一度半的冷凍庫,是她最習慣的溫度

她靜悄悄的處理那位客人,在沒有人知道的房間
『你明明很清楚我不可能說 No.』

Fight

從Sherlock七歲開始,他們就再也沒有肢體上的接觸了,是的,連個擁抱也沒有。
如果可以時光旅行,他會打醒當時的自己,你的弟弟才七歲就不會跟你撒嬌了!那不是早熟,你這個白癡!!

Flatter

他可以對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調情,只要他想要,不管是有意或是無意。
連那名遞口香糖給他的女保安,在撥弄他Jim Moriarty的口袋也不忘塞張名片,還暗送秋波。
除了那名青春期可能還沒到的諮詢偵探和眼裡除了前者之外沒有別人的前軍醫之外。




=======
120629 541

滿足我自己想寫的東西,我就是這樣的人
我才發現原來我真的不擅長悲傷的劇情
但是我又對砂糖兩個字很感冒,對,我很難搞

comment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