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Waltz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20120816

#02. People might talk? People always talk.


在Mycroft變成一個不可理喻的胖子之前(當然,指的是不可理喻的部分),Homles莊園的藏書館幾乎是Little Sherly的全世界,在刷牙之前先挑選好今日研究主題(有時候會是前一天留下來的),在自己的安全坐椅上耐不住性子的扒完早餐,給了不管何時何地都優雅自若的母親一個早安吻,光腳的奔跑到書房,連上廁所的時間都覺得浪費,Mycroft his big brother 有時在下午會來書房看看Sherlock有什麼需要他的部分,Mycroft通常不會直接回答而是建議他去看另外一本Sherlock沒注意到的典籍,Sherlock跟一般同樣年紀的小孩不同,他從不在乎晚餐吃什麼或是電視有任何節目(這也是Homles家沒有電視的原因),偶而挑食,但他已經學會如何隱瞞自己的不喜好,他看書看的不知日夜,每晚在睡意朦頂之餘被管家橫抱回房,這就是Sherlock‧Homles童年的全部。


學生時代的一切根本不值一提,Sherlock完全懂得說話的藝術,但他從不用在他認為不需要的人身上,他的學科可以是頂尖抑或是低於標準值,完全取決於Sherlock自己,成績單上的評語永遠有"自我中心、團體生活欠佳、學習能力強",跟所謂的Ordinary people相處的情形下,沒有遇到霸凌,可以說的上是一種奇蹟,Mommy偶而還會在聖誕晚餐上提到這點,而她不知道的是一個Homles總是懂得保護自己,雖然他的保護色不明顯也過於尖銳。

直到Mycroft大學畢業,Sherlock已經不只一次拒絕代表學校出賽(獎杯要放在校史室這實在太可笑了),Sherlock跟家人以外的人接觸的次數低迷的可怕,朋友這個東西可以說是只有在書本上讀過,Sherlock從來不覺得寂寞,他也不羨慕別人,朋友從來不在他的需求清單之內,只有曾經一次,當Mycroft要出遠門的時候,他問他的兄弟有朋友是什麼樣的感覺?
Mycroft(那個時候還會以哥哥稱呼他)笑著揉亂弟弟跟自己截然不同的捲黑髮,那是一種被人需要的感覺,他說
『而你也需要著他,Sherly。』
Sherlock撥弄自己被弄亂的髮型,目送著他出門,Mycroft這個笨蛋,連個方向也不給,這樣子下去我到底要什麼時後才會知道正確答案?!


這件事情最終被Sherlock的超級腦袋遺忘,直到痾...也許是那名計程車司機槍擊的夜晚,Sherlock跟John在黃色警備線以外,笑的像是他們上輩子就認識了一般(當時,John還沒搬進來呢!),而沒多久Mycroft如他所預料的出現在他們前面,那段本該已經被刪除的記憶像是傾倒一般的出現在Sherlock的思想國,深刻到甚至讓Sherlock瞬間分神(看在上帝的份上,他是Sherlock‧Holmes這幾乎不可能!!)。


John總是給他預料之外的反應,一直以來Sherlock享受的不是來自於John的稱讚,而是John真的有認真在思考那些案件,憑藉John的小腦袋瓜實在不能期待他能給出什麼好的推論,但John總是在自己的要求之下,給出盡他所能的意見,Sherlock常說的:「An outside eye, a second opinion is very useful to me.」

Obviously,但現在Sherlock已經擅自把這個條件侷限於只有John的,看著John為了他思考,讓Sherlock感覺可以稱得上是愉悅,的確在各種定義上,Sherlock都需要John,而John也需要著他。


有John就足夠了,至少Sherlock一直是這麼想的。


『Sherlock!不准你再給我做什麼地毯黴菌的實驗了,你會害我被Mrs.Hudson唸的,我差點連牛奶都灑出來了! 』

『Wrong!John我現在正在做的是驚嚇對於人體影響與呼吸道的實驗,你介意我量你的血壓並抽血嗎?』

『SHERLOCK!!!』

『All right!all right!你才是那個有執照的醫生,抽血讓你自己抽!』

comment

secret